<b id="lh3fh"></b>

      <del id="lh3fh"><dfn id="lh3fh"></dfn></del>

          <em id="lh3fh"><menuitem id="lh3fh"><big id="lh3fh"></big></menuitem></em>
            <th id="lh3fh"><progress id="lh3fh"></progress></th>
            第一經濟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政策法規 > 正文內容

            新修訂的《福建省郵政條例》施行 快遞小哥權益保障實現兩大突破

            核心提示:郵政快遞是與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行業。2021年,我省郵政行業業務總量和業務收入分別達到474.78億元和421.38億元,快遞寄包裹業務量達到41.50億件,人均快遞包裹量111件,全省郵政行業從業人員近10萬人。

            一邊是郵政快遞行業的高速發展,另一邊是郵政快遞設施規劃建設、快遞從業人員權益保障、寄遞安全監管等現實問題需要破解。

            7月1日,新修訂的《福建省郵政條例》施行。其中,《條例》從智能信包箱建、管、用三方面作出一系列規定,成為第一個明確要求新建住宅建筑工程應當按照國家規定的標準設置智能信包箱的省級地方性法規。同時,《條例》在對快遞小哥權益保障上實現了兩大突破,一是建立健全對靈活就業人員辦理工傷保險的參保機制,二是明確了最低派費標準。

            郵政快遞與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當今社會,收拆快遞成為許多人快樂生活的源泉之一。2021年,我省郵政行業業務總量和業務收入分別達到474.78億元和421.38億元,快遞寄包裹業務量達到41.50億件,同比增長20.93%,人均快遞包裹量更達到111件。泉州、廈門、福州快遞業務量和業務收入保持全國前50強。全省郵政業從業人員近10萬人。

            一邊是郵政快遞行業的高速發展,另一邊是郵政快遞設施規劃建設、快遞從業人員權益保障、寄遞安全監管等影響可持續發展制度層面的現實問題亟待破解。在《福建省郵政條例》施行之際,記者就此進行了探訪。

            智能信包箱:加快投遞末端設施智能化建設

            從前車馬慢,鴻雁傳書曾經讓傳統信報箱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然而,由于傳統信報箱格口太小,僅能滿足信件報刊投遞,隨著信件報刊業務量日漸萎縮,絕大部分傳統信報箱基本處于閑置狀態,而快遞包裹件量卻急劇增長,傳統信報箱又存放不下,如何將閑置的資源利用起來成為管理部門和立法部門考慮的問題。

            為此,《條例》從智能信包箱建、管、用三方面作出一系列規定,成為2021年智能信包箱國家標準實施后,第一個明確要求新建住宅建筑工程應當按照國家標準設置智能信包箱的省級地方性法規。

            什么是智能信包箱?配建智能信包箱又能帶來什么便利呢?

            近日,記者來到位于福州鼓樓區江濱西大道的香開觀海小區。作為福州市智能信包箱的試點小區,香開觀海小區在2017年建設時就配建了智能信包箱。記者看到,小區在每棟樓的入口大堂處配置了智能信包箱,與目前消費者普遍熟悉的“豐巢”等快遞柜相類似,智能信包箱均由多個格口組成,配有一塊操作屏幕。

            “香開觀海小區的智能信包箱配建得比較早,雖然不是完全按國家標準設置的,但基本功能都已經實現,它與智能快遞柜的最大區別在于除了投遞快遞包裹外,還可以投遞信件、報紙等郵件。”智能信包箱的生產企業福建美成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吳坤斌介紹說,香開觀海小區的智能信包箱按一戶一格設置,同時配備一定數量、不同規格的循環使用格口。按照智能信包箱國家標準,今后每組信包箱由四種規格的格口組成,所有格口都可隨機循環使用。

            按照國家標準建設的智能信包箱具有多種開箱方式。小區業主可通過小區門禁一卡通開箱,也可通過微信掃碼、賬號密碼登錄、取件驗證碼開箱。投遞員則可以通過公交卡、手機NFC或其他IC格式卡綁定智能信包箱后刷卡登錄,也可以使用賬號密碼登錄,選擇投遞信件報紙或快遞包裹。對信函、報刊等郵政普遍服務投遞,還可以設置批量投遞功能。此外,每組智能信包箱還配套監控系統,業主和投遞員都可以在屏幕端查詢投遞及取件視頻,減少糾紛、提高糾紛處理效率。

            “智能信包箱屬于小區配建的公共設施,對用戶是永久免費使用。”吳坤斌坦言,“后期同物業管理公司協商,會向快遞員收取一定服務費,主要用于設備的維護管理及信息發送,但收費標準肯定低于市場化運營的快遞柜。”

            有不少快遞小哥也表示,使用小區配建的智能信包箱更便捷,而且投遞費比其他商業化快件箱低,如果大范圍推廣,他們更愿意使用小區的智能信包箱。

            記者在采訪中還發現,智能信包箱的推廣應用,還面臨小區進出安全管理問題、與快遞柜和人工驛站競爭等問題。

            新修訂的《條例》規定,對帶有快遞專用標識的車輛,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公安、交通、住建、城市管理及其他有關部門應當對其通行、??恳约斑M社區攬收、投遞等方面提供便利。

            “至于智能信包箱與快遞柜、第三方驛站的競爭問題,交給市場去解決。”福州市郵政管理局有關人員表示,“我們省目前已完成智能信包箱監管平臺開發建設,在福州市進行試點,這將有助于加快智能信包箱的推廣應用。”

            此外,由于每個人對郵件快遞投遞有不同需求,有些擔心快遞員上門不安全,或者下班晚了驛站已經關門,喜歡使用智能柜,還有些人喜歡與人交流,有問題可以及時溝通解決,喜歡使用人工驛站。單靠智能投遞終端并不能完全解決末端投遞難問題,寄遞企業、廣大用戶均對建設郵政快遞末端服務基礎設施場所有著需求和期待。

            據了解,我省于2018年在福州市試點開展郵政快遞末端基礎設施規劃配建工作,在全國率先將城區郵政快遞末端服務設施納入社區公用服務設施范疇統一規劃、統一建設和統一管理。目前,福州市已累計配建郵政快遞服務用房121個。

            “因此,《條例》在規定配建智能信包箱的基礎上,也規定了住宅建筑工程應當按照規劃在方便郵件、快件投遞位置合理布局,并配套建設郵政快遞末端綜合服務場所。”省郵政管理局有關人員說,“加快智能投遞終端設施和郵政快遞末端綜合服務場所建設,將為業主提供更多便利選擇。智能信包箱和快遞驛站互為補充,可以根據個人的不同情況進行個性化的安排。”

            快遞小哥:權益保障實現兩個突破

            上午11點半,福州市敏錦偉業快遞有限公司極兔速遞鼓樓屏山網點。來自湖南郴州的黃小軍正忙著把快遞一件件掃碼裝車,準備出發投送快遞。得知公司為自己這樣的非正式員工辦理了工傷保險,不善言辭的黃小軍靦腆地露出了笑容,說了句“很好啊”。

            近年來,我省快遞員群體規模不斷擴大,然而,社會保障水平不高、勞動強度與工資收入不匹配等問題,依然是快遞員群體面臨的突出問題。

            “《條例》審議時,省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始終高度關注快遞小哥權益保障問題。”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從草案到各個階段提交審議的修改稿,對有關快遞小哥合法權益保障的條款不斷進行補充、細化、完善。

            《條例》在保障快遞小哥合法權益方面實現了突破,即建立健全對靈活就業人員辦理工傷保險的參保機制。

            在極兔速遞鼓樓屏山網點,和黃小軍一樣的非正式員工有20人。網點負責人李光偉告訴記者,以往根據相關規定,只有簽訂了勞動合同的固定員工才可以購買工傷保險??爝f行業流動性、靈活性比較大,非正式員工只能通過購買雇主險或者意外險來替代工傷保險。

            “但這兩個險種保費高、賠償低,而且還有啟動門檻的限制,一旦出現意外,理賠非常不便。”李光偉說,可以單獨為非正式員工購買工傷保險后,他覺得松了口氣:“一個人一個月只掏十多塊錢,但是安心多了。”

            去年7月以來,國家和我省相繼出臺《關于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和《福建省關于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實施方案》,以及基層快遞網點參加工傷保險的文件。目前全省流動性、靈活性就業人員單獨參加工傷保險的數量約4000人,人數還在不斷增加。

            記者從省郵政管理局了解到,此次《條例》將政策成果上升為法律,首次在全國省級的地方法規中明確郵政快遞企業可以為靈活性、流動性較大的從業人員單獨辦理工傷保險,規定人社部門應當建立健全參保機制,將部門推行的“特事特辦”提升固化為地方性法規的“依法應辦”,為推動落實快遞員權益保障工作邁出了關鍵一步。

            《條例》在對快遞小哥權益保障上的另一大突破,是規定最低派費標準問題。

            極兔速遞鼓樓屏山網點一天的派件在12000件左右,收件1500件左右。黃小軍一天得往返網點和派送的區域間4~5趟,平均每天工作9小時左右,能派300~400件,派費是他主要的收入來源。

            “目前快遞行業競爭激烈。”對于快遞行業的現狀,李光偉多少顯得有些無奈,“有些快遞公司給快遞員的派費每件只有0.3~0.4元,快遞員每天必須多派件,把量做上去,收入才能提高。”而對于自己網點的派費,李光偉表示具體數字不便透露,但他肯定地說:“一塊多點,在鼓樓區算是高的。”

            記者了解到,單件派費的標準因為區域不同、平均派送量的不同,而沒有統一的標準,即便是同一家快遞公司的不同網點,也可能產生單件派費的不同。

            由于競爭激烈,快遞行業的“內卷”直接導致了快遞小哥勞動強度與工資收入不匹配的問題。為此,《條例》作出創新規定,要求設區的市快遞行業協會應當組織當地快遞企業,根據當地職工平均工資水平,結合快件收派件人員正常勞動時間內平均派送數量、勞動強度等因素,對末端派費進行具體核算,確定最低派費標準,建立動態調整機制,并要求郵政管理部門應會同相關部門進行督促,通過立法為快遞小哥單件最低派費收入提供托底保障。

            目前,福州市快遞行業協會已經開始著手選取各項數據樣本,并委托財稅咨詢機構進行核算,將在近期確定福州市快遞行業的最低派費標準。李光偉表示,作為快遞企業,也希望借法規施行的契機,進一步規范快遞企業的勞動用工,優化企業算法規則,合理確定考核要素和勞動者報酬,形成企業和勞動者雙贏的局面,促進企業良性發展。

            關鍵詞: 福建省郵政條例 快遞小哥權益保障 社區公用服務設施 使用智能柜 快遞寄包裹業務量

            標簽閱讀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超碰97_雪花飘电影高清完整版_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_亚洲欧美另类离制服丝袜

            <b id="lh3fh"></b>

                <del id="lh3fh"><dfn id="lh3fh"></dfn></del>

                    <em id="lh3fh"><menuitem id="lh3fh"><big id="lh3fh"></big></menuitem></em>
                      <th id="lh3fh"><progress id="lh3fh"></progress></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