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lh3fh"></b>

      <del id="lh3fh"><dfn id="lh3fh"></dfn></del>

          <em id="lh3fh"><menuitem id="lh3fh"><big id="lh3fh"></big></menuitem></em>
            <th id="lh3fh"><progress id="lh3fh"></progress></th>
            第一經濟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他山之石 > 正文內容

            從瀕臨退市到成為國資寵兒 科恒股份能否實現扭虧?

            從瀕臨退市到成為國資寵兒,萬國江已帶領科恒股份(300340)在A股市場上“摸爬滾打”了十年。對于萬國江來說,在公司業績連虧時,押寶新能源可能是其做過最為正確的決定。雖然從目前看來,轉型并未給公司帶來可持續的良好收益,但卻使得公司兩度被國資“看上”?,F階段,科恒股份正在籌劃控制權變更事項,如若順利完成,珠海國資旗下的珠海格力金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力金投”)將實現對其控股。

            上市即巔峰。至今,科恒股份年度的業績頂點還停留在2011年。上市以來,科恒股份幾番起起落落,先后經歷了業績驟降、向新能源轉型后“起死回生”、重組告敗,直至再度陷入經營危機。如今,新能源成為資本市場上的“財富密碼”,走在了市場熱點之前的科恒股份才因國資拋出的橄欖枝嘗到轉型的甜頭。

            不過,與動輒通過新能源業務實現業績大增好幾倍的同行業公司相比,科恒股份的業績顯得有些不盡如人意。今年前三季度,科恒股份歸屬凈利潤呈虧損狀態。在無數資本蜂擁而至的鋰電池產業鏈上,科恒股份在細分賽道上已相對落后,公司是否具有競爭力,又能否在國資入主的加持下實現扭虧,尚無定論。

            截圖來自于東方財富

            巔峰上市

            科恒股份最輝煌的時代,在公司實現上市之前。

            1994年,知識分子下海經商潮起。畢業于復旦大學化學系的高材生萬國江,發現了國內紡織漿料行業存在的廣闊市場,決心回家鄉創業,與江門市聯星村合作設立了江門市科恒助劑廠(即科恒股份前身)。這家最初員工不過十幾人的彈丸小廠,為萬國江帶來創業的“第一桶金”。

            出身化學系的萬國江,擁有比其他人更高的行業敏感性。上世紀90年代末,在國內節能燈行業剛剛起步之時,萬國江又敏銳發覺到稀土發光材料行業蘊藏的商機,決心進軍稀土發光材料行業,主要生產熒光粉。這一轉型,助推了科恒股份敲響上市的鐘聲。

            在上市前,科恒股份已發展為三基色熒光粉領域的行業龍頭。根據公司招股書,科恒股份彼時已是國內最大的稀土發光材料生產商,主持修訂了《燈用稀土三基色熒光粉及其試驗方法》全部7項國家標準,參與了《白光LED燈用稀土黃色熒光粉及其試驗方法》3項國家標準的制定。

            IPO階段的科恒股份,業績在2011年實現了爆發式增長??坪愎煞菡泄蓵@示,2009-2011年,科恒股份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約為2.55億元、3.62億元、10.88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分別約為2708.6萬元、3545.51萬元、1.88億元。

            憑借IPO階段公司漂亮的成績單,2012年7月26日,科恒股份正式登陸創業板。令投資者失望的是,上市并不是科恒股份騰飛的起點,反而是峰頂,上市后,科恒股份就開始走下坡路,上市前的業績爆發成為了“曇花一現”。

            在時代潮涌中,每一個個體都是時代發展的鏡子。2011年,燈用熒光粉在短短的半年時間里出現了暴漲暴跌的行情。也是在2012年前后,LED燈開始逐漸替代節能燈,稀土發光走向了“英雄末路”??坪愎煞蓦S著稀土發光的興而興,也隨著稀土發光的衰走進困境。

            2012年,科恒股份業績驟降逾七成,營業收入也出現“腰斬”,而這還只是開始。財務數據顯示,2012-2015年,科恒股份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約為5.27億元、3.8億元、3.9億元、3.91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分別約為4259.93萬元、345.02萬元、-4818.55萬元、-7432.62萬元??梢钥闯?,這四年公司業績一直在下滑,并連續兩年出現虧損。

            按彼時創業板的股票上市規則,如果科恒股份2016年繼續虧損,深交所將暫停公司股票上市,成為“退市預備役”。2016年8月-2017年3月,公司連發了30條可能被暫停上市的風險提示公告。至此,科恒股份已“命懸一線”。

            柳暗花明

            業績連虧下,2016年成為科恒股份的關鍵年。也正是這一年,萬國江作出了資產重組的決定,估計連他本人都沒有料到,他帶領科恒股份撲向了六年后最火的行業之一。

            2016年伊始,科恒股份就開始籌劃重組,并為此停牌了逾四個月。據了解,科恒股份挑中了鋰電設備生產商深圳市浩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浩能科技”),科恒股份先是以5000萬元對浩能科技進行增資取得其10%股權,隨后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浩能科技剩余90%股權,作價4.5億元,從而實現對浩能科技的100%控股。

            據了解,收購之時,浩能科技從事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的研發、設計、制造、銷售與服務。通過收購浩能科技,此前就已經開始初步布局鋰電池材料的科恒股份,在鋰離子電池行業的產業鏈條進一步拓展至設備制造。

            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一般來說,并購是扭轉上市公司業績頹勢最直接的方式之一,不過跨界并購其實并不是“一跨就成”,會面臨業務整合、團隊磨合等多項挑戰。

            并購浩能科技,成功挽救了科恒股份的業績。2016年,科恒股份扭虧為盈,當期實現營業收入約為7.87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為3359萬元;2017年,科恒股份營業收入、歸屬凈利潤繼續攀升,當期實現營業收入20.61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為1.19億元,成為至今為止業績水平第二高的一年。

            不過,如今炙手可熱的新能源行業,在這一階段卻遇到了發展瓶頸。2017年,新一輪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政策正式執行,“補貼退坡”進程開啟,這導致新能源汽車市場需求萎縮,也拖累了科恒股份的業績。2018-2020年,科恒股份歸屬凈利潤持續下滑,并于2020年巨虧7.45億元。

            自此,新的一輪危機來臨。在此期間,科恒股份不斷籌劃重組,不過多次碰壁。諸如2018年,公司原擬收購浙江萬好萬家智能設備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權,來打造“材料+設備”雙龍頭業務格局,不過因為標的實控人被立案調查而終止;2019年,科恒股份原擬以11億元收購深圳市譽辰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深圳市誠捷智能裝備股份有限公司兩家公司100%股權,本次重組已走到上會階段,最終因標的資產未來持續盈利能力存在較大不確定性,而遭到了并購重組委的否決。

            國資青睞

            經營情況不佳的科恒股份,卻因為新能源行業成為了國資的寵兒。2020年以來,公司兩度籌劃易主國資。

            回到2020年,在業績巨虧的危機關頭,“白衣騎士”橫空出世,有國資背景的株洲高科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株洲高科”)擬入主科恒股份“救場”。

            具體來看,科恒股份籌劃通過“股權轉讓+定增”兩步走的方式易主株洲國資。第一步,萬國江及其一致行動人唐芬擬將持有的1250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的5.89%)轉讓給株洲高科;第二步,科恒股份擬定增不超過6340.58萬股,募資不超過7億元,由株洲高科全額認購,上述事項如順利完成,株洲高科將成為科恒股份控股股東,實控人將變更為持有株洲高科100%股權的株洲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

            不過,籌劃逾一年,上述易主事項最終折戟。今年3月,科恒股份發布公告表示終止定增,給出的理由是近期資本市場環境變化。隨著定增終止,易主事項也最終不了了之。

            雖然株洲高科未能控股科恒股份,但前文所述股權轉讓事項已順利進行,株洲高科也因此成為科恒股份第二大股東,截至目前持股比例僅次于第一大股東萬國江。

            一段故事的結束,也同樣是另一段故事的開始。上述易主事項終止后,科恒股份和另一家國資越走越近,就是如今將要入主科恒股份的珠海國資。

            在前述控制權變更事項折戟次月,科恒股份發布公告稱,珠海市招商署、格力金投與科恒股份三方確定建立戰略合作關系,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坪愎煞輰⒔Y合自身發展規劃,積極推動鋰電池正極材料和設備項目,以及稀土新材料項目等產業項目落地珠海。

            而如今,格力金投意在科恒股份控制權。據科恒股份最新公告顯示,公司擬定增募資不超5.84億元,由格力金投全額認購,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和償還債務。本次發行完成后,格力金投將持有公司6300萬股股票,占公司發行后總股本的22.9%。公司控股股東將變更為格力金投,實際控制人變更為珠海市國資委。

            背靠格力集團,格力金投在資本市場上早已名聲在外。截至目前,格力金投已是歐比特、陽普醫療兩家A股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此外還是長園集團第一大股東,以及齊心集團第六大股東。

            若本次控制權變更事項順利完成,掌舵科恒股份十余年的萬國江也將“退居二線”。截至目前,萬國江持有科恒股份14.36%股權,是公司實際控制人。同時,萬國江擔任科恒股份董事、董事長、總經理及法定代表人。

            競爭落后

            風口之下,騰飛的新能源行業群雄逐鹿,原賽道的公司雪球越滾越大,其他賽道的公司也紛紛走上了跨界求鋰之路。光環之下,即使接連收到國資拋出的橄欖枝,但科恒股份在新能源行業的未來尚不能斷言。

            經過多年發展,直至今年上半年,稀土發光材料業務幾乎完全消失,科恒股份近100%主營業務收入來自于鋰電池相關業務。公司半年報顯示,按產品分類,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產品占公司營收比例的73.65%;鋰離子電池自動化生產設備占公司主營收入的比例為26.35%,另有不足0.01%的其他業務收入。

            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目前的市場如何?據了解,鋰電正極材料主要包括三元材料、磷酸鐵鋰、鈷酸鋰、錳酸鋰等,近年來隨著三元材料技術的快速發展,其高密度、高循環壽命優勢逐漸凸顯,在正極材料出貨量占比逐年提升。

            某行業相關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在正極材料這個細分領域內,高鎳三元材料將是最終追求,也是鋰電長期趨勢。從提升能量密度角度看,高鎳化是目前認可度最高、技術最為成熟的手段;從企業盈利角度看,高鎳三元電池因其技術壁壘高,享受更高的盈利空間。目前國內三元正極材料已經形成多種材料共存的局面,中鎳市占率保持平穩,高鎳材料占比逐年增加。

            在高鎳三元材料的布局上,科恒股份已然落后。在今年7月回復投資者問答時,科恒股份曾表示,公司目前尚未有高鎳三元材料用于動力電池。不過科恒股份也表示,公司在高鎳三元方面已加大研發力度,目前已有樣品在目標公司測試。

            此外,與行業龍頭相比,科恒股份無論是從經營規模還是從業績增速上都處于競爭劣勢。2021年剛實現扭虧的科恒股份,今年前三季度又陷入了虧損。財務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科恒股份實現營業收入約為27.07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為-5788萬元;對應實現的扣非后凈利潤約為-1.03億元。

            而行業龍頭企業容百科技、當升科技等,今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均在百億元以上,盈利能力也穩步提升。以容百科技為例,今年前三季度,容百科技實現營業收入約為192.8億元,同比增長208.41%;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為9.18億元,同比增長67.32%。

            投融資專家許小恒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國內正極材料行業目前整體供需過剩,由于技術壁壘不高,市場參與者眾多。不過伴隨著整個鋰電池產業鏈高鎳化趨勢加速,正極行業正從低價競爭加速走向強者更強的局面。當前行業擴產產能主要集中在龍頭企業,預計未來正極行業集中度將會進一步加速提升。

            在此競爭格局下,科恒股份若想突出重圍實屬不易。針對公司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科恒股份方面發去采訪函,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未收到對方回復。(記者 丁寧)

            關鍵詞: 科恒股份 格力金投 新能源業務 科恒助劑廠

            標簽閱讀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超碰97_雪花飘电影高清完整版_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_亚洲欧美另类离制服丝袜

            <b id="lh3fh"></b>

                <del id="lh3fh"><dfn id="lh3fh"></dfn></del>

                    <em id="lh3fh"><menuitem id="lh3fh"><big id="lh3fh"></big></menuitem></em>
                      <th id="lh3fh"><progress id="lh3fh"></progress></th>